shadow_left
Shadow_R

主選單

行事曆


« < September 2017 > »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相關網站






















































































CERN Land

 
 
 
 
   
新聞活動消息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Grids and Clouds (ISGC) 2017

會議日期:2017年3月5~10日
地點: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館
主辦單位:中央研究院網格與科學計算專題中心 (Academia Sinica Grid Computing Centre, ASGC)
大會議程:https://indico4.twgrid.org/indico/event/2/timetable/#20170305
會議註冊網址:https://reg.twgrid.org/isgc2017/reg1.php

主題: 全球新趨勢:從資料開放到科學開放(Global Challenges: From Open Data to Open Science)

中央研究院網格與科學計算專題中心(Academia Sinica Grid Computing Centre, ASGC)擬於2017年3月5至10日假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館舉辦「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Grids & Clouds (ISGC) 2016」國際研討會。

本次會議中心主旨為:「全球新趨勢:從資料開放到科學開放(Global Challenges: From Open Data to Open Science)」,先進的網路通訊技術已全然改變科學研究與教育的方式。伴隨著全球科研社群如高能物理、天文及生物醫學的蓬勃發展,全球的e化基礎架構也開始為其他科學領域採用。科學家們可藉由該架構的合作平台針對人類共同面臨的挑戰如氣候變遷、天然災害、永續生存等進行研究,進而發展因應措施。此外,該架構的合作平台也有助於在區域性或是長尾科學(long-tail sciences)的研發。

  資料開放不只是一種使政府透明化的政治口號,更重要的是讓各類的科學資料公開化,消除門檻,以利人們取得,並加以運用。對於攸關自然災害即人類生存的全球科研資料或是區域性的數據,更是有其開放的必要性。資料開放的目的在於加速科學研究,特別是那些有益於全人類的福祉。不可諱言,消除門檻,開放資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需要典藏單位與個人多方面的合作。  

開放科學是開放資料的下一步,而公開的科學資料及分析工具則是科學公民化必備條件。開放科學的需求來自於目前科學進步的速度不足以解決人類共同面臨的永續生存課題,開放科學的推廣更有可能顛覆過去幾百年來傳統的科研模式。

「2017網格與雲端國際研討會 (ISGC)」提供一個全球視野、可相互分享珍貴經驗的平台,透過專業且深度的交流互動,激發國內外各界單位的合作機會;本次會議國內與會者享有報名優惠,並提供公務人員終身學習時數,誠摯邀請您能共同參與這場國際盛會。

 
證實「上帝粒子」 台灣團隊也有功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之一恩勒特(Francois Englert),80歲,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榮譽教授。(路透)
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之一希格斯(Peter Higgs),84歲,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物理系畢業,曾擔任愛丁堡大學研究員、倫敦大學帝國學院及倫敦大學學院教職。(法新社)
歐洲核子研究組織的科學家八日得知希格斯與恩勒特同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後,開香檳祝賀。(法新社)

〔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發給提出「希格斯粒子」的兩位學者,台灣團隊在證實發現希格斯粒子的過程中,參與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的大強子對撞器研究計畫,幫助建造偵測器與分析巨量數據,也算有功。

參與大強子對撞器研究計畫

中研院物理所副研究員林誠謙是得主希格斯的學生,對於老師獲獎感到十分高興;中央大學物理系特聘教授張元翰則對兩位得主的「先見之明」直表「實至名歸」。 參與大強子對撞器計畫的林誠謙表示,發現希格斯粒子有三個元素,分別是加速器、偵測器與網格計算,台灣的中研院、台大與中央大學團隊參與偵測器建造與網格 計算分析部分;尤其台灣巨量資料傳輸的能力,協助分析將近十分之一的數據。

宇宙早期形成時,所有粒子都沒有質量,與希格斯粒子交互作用後才被賦予質量,所以找到希格斯粒子,便可解釋質量的起源。物質世界組成的粒子物理「標準模型」裡,只差希格斯粒子還未找到,因為希格斯粒子產生的機率非常低,必須在能量很高並且大量數據分析下才能發現。

直到歐洲核子研究組織在瑞士與法國交界地底下一百公尺處,建造造價超過三千億台幣、人類史上最大、最複雜的實驗儀器大強子對撞器後,模擬宇宙大爆炸瞬間,終於在去年「撈」到希格斯粒子,證明它確實存在,外界以「上帝的粒子」稱呼這個關鍵元素。

科學家將兩束質子或鉛離子加速至接近光速,使其迎面對撞,以四座偵測器探測對撞所產生的新粒子,再經由計算、追蹤這些粒子的軌跡、找出它們的特性,重建宇宙大爆炸後的宇宙現場。

中研院林誠謙是希格斯的學生

林誠謙說,原本在二○一○年要邀請希格斯來中研院演講,但因希格斯已八十高齡,長途旅行不太方便而作罷,但師生情誼很好,至今每年新年還會收到希格斯寄來 的手寫賀卡。他也透露,希格斯未受重視前,曾被學校同仁不太禮貌地對待過,雖然希格斯不是那種上課舌粲蓮花、活潑生動的講者,但他「學問很飽」,學生有問 題去找他,常常能一語道破。

林誠謙說,今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的貢獻,在於理解基本粒子如何獲得質量,「重要性就像是從前發現電子的角色一樣。」張元翰則認為,兩人能夠得獎,在於長 久搜尋、相信存在的粒子終於被證實找到,讓科學家對自然界理解的原理跨進一大步。而這種對高能物理最前緣、最基礎研究的邁進理解,就是他們最大的貢獻。



[更多 ]